文/温国兵

2017 年 1 月的尾巴即将到来,2016 年的总结似乎来得晚了一些。2016 年这一年很不平凡,看待世界的角度也变得很不一样。26 岁一过,离三十而立又更近了一步,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

2016 年是技术不断深入、工作不断成熟的一年。这一年参与了酷狗不少项目,对于工程的理解又上了一个层次。DBA 这个职位更像传统行业,而不是互联网行业。DBA 更多的是工程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同时,意识到 DBA 存在瓶颈。第一,DBA 这个行业,只有当公司的用户量达到一定量级,也就是只有在中大型公司才能得到高质量和快速的提升。然而,中大型公司数量有限,招聘的名额也有限,怎样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关键在于你的核心竞争力,你要说服别人凭什么聘用你。第二,DBA 更多的是资源消耗和资源维稳,而不是成果产出。KPI 更多的是看到成效,而不是运维了多少 DB。同一件事做千万遍,产出有可能相当低;假如能做出产品,自动化也好,数据层产品也好,这才是 DBA 的成效。第三,DBA 经常会陷入使用产品的怪圈,然而对一个产品了如指掌,这是有壁垒的。源码、计算机网络、操作系统、数据结构、计算机组成原理,这些计算机本质的知识是不可或缺的。一个 DBA 值多少钱,不是完全看他运维过多少 DB、有多少年工作经验,而是看他思考问题的角度、解决问题的思路、潜在的提升空间。运维的操作可以 Google,可以看官方文档,但一个人脑子里的东西是学不来的。

过去的一年阅读少了很多,全年读书 36 本。除了读书之外,16 年多了不少短文阅读。阅读的来源主要有以下几个:RSS、微信公众号、邮件列表、得到、即刻。RSS 阅读器从 Feedly 换成了 Reeder,效率变得更高。微信公众号的文章质量变得参差不齐,需要更仔细地筛选。邮件列表这种古老的聚合阅读方式,如今依然毫不过时。人们变得越来越懒,大量阅读经过编辑筛选的内容,这将是阅读趋势之一。得到这个产品可以说是 2016 年心目中的年度产品,内容付费阅读,也是趋势之一。再者,阅读经过编辑筛选的内容和内容付费阅读,其实是一回事,别人付出时间和智慧,你付出时间和金钱。即刻重新定义了 RSS,将内容聚合后,根据读者的订阅和品味,以消息的方式推送给读者,优雅地加快了信息的流转和消费,这是即刻了不起的地方。互联网的伟大之处在于,即使是出身寒门,也能利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好的内容。17 年,不强求奢望自己要看多少本书,在保证工作、锻炼、学习的前提之下,随心精读。另外,提高资讯的辨别能力。

Westworld

© Jonathan Nolan/Westworld/Wikipedia

工作、阅读之外的学习,主要是针对平时工作和自我的提升。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再去分析、Google、解决,单点突破。工作之后,知识更加地专一,需要在深度和广度这两方面思考。一个人能达到什么成就,个人认为不是他的技术有多牛,而是那些看不到摸不着然而又能起决定性作用的软技能。

2016 年是我审美得到巨大改观的一年,这一年参加了数场音乐会、看了数场电影、欣赏了无数名画、读了无数首诗,写了数篇没有对外发表的乐评和影评,感动他人的同时感动了自己。欣赏的同时,思考了什么是美,美一定是简洁的、有节奏的、自然的、让人觉得舒服的、有故事的、富于情感和思想的。国人在美感的培养方面非常欠缺,然而随着消费升级,人们追求的不仅仅是物质,这也是智育教育之外的美学教育有市场的原因。一段舒缓的音乐、清晨小鸟的鸣叫、随风飘扬的小草,再强大的内心,也会在心底浮起一阵波澜。

16 年底写了一篇 利器 的文章,上了 开发者头条,收到的评论却惨不忍睹。垃圾、屌丝、装逼、傻逼、脑残、闲的蛋疼、无用、给了多少广告费、抄袭,无外乎这些不堪的词。于我而言,写这篇文章的目的,绝不是什么炫耀。其实很简单,第一,备忘、记录;第二,分享,为别人省点时间,因为这些利器都是我花真金白银和时间换来的,绝不是空口瞎说;第三,激励自己,因为我的 Wish List 里还有更多想买却暂时买不起的。我从来不觉得买不起有什么丢人,通过自己努力争取来的才最可贵。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骂垃圾、屌丝、装逼、闲得蛋疼,昵称无一例外地乱七八糟,反而是那些赞赏、中肯的评论读者,昵称要么是真名,要么是英文名。既然你都骂得出口,敢作敢当,何必再用马甲呢。互联网啊,真是把人性的恶淋漓尽致地展现。互联网不会变得更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此时在背后给你评论的,是否是一条狗。我之所以没有去反驳,没有去争论,因为深知这样是毫无意义的。我花了不少时间整理,就不想继续花时间和他们扯皮了。受益的读者自然知道这些清单或多或少的价值,不清楚的始终觉得你在放屁。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有可能他们只是见不得别人好吧。很多读者可能不知道真正的彩蛋是什么。没错,是我没有写的 翻墙服务。已经收到好几位需要翻墙服务利器的读者了,这才是明智之举嘛。毕竟好用的翻墙利器,这才是通向自由世界的大门。至于其他的利器,当你足够厉害,还愁没能力购买?

2016 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对很多问题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人啊,还是活得清楚一些。另外,对创造这个词的理解又不一样。三流的人才 Do nothing,二流的人才 Do things,一流的人才 Make things happen。关于创造,2017 年有了更多的计划。世界在不断地变化中,技术的变革也超乎人的想象,而我,追求的是有爱的生活。

西部世界里 Dolores 有句台词:「 Some people choose to see the ugliness in this world, the disarray. I choose to see the beauty.」终其一生,我们都在做一件事:在无穷的不确定性中,分辨美和丑,将无序变为有序。

–EOF–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4.0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