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温国兵

我们的时代是程序员主导的时代,而伟大的程序员就是黑客。

钝感力贯穿于我的阅读行为当中,不那么敏感或许会得到更多。写一篇书评,我通常的做法是在一本书阅读完之后,隔一段时间再提笔。这样带来的好处是,有充足的时间思考。大多数的事情,都是需要长时间地观察和思考,才能获得相对客观的理解。

「黑客与画家」是一本由硅谷创业之父 Paul Graham 所著的文集,著名博主阮一峰译。至于译者,爱读博客的读者想必不会陌生。这是一本很好看的文集,旁征博引,文笔有趣,字里行间可以窥探作者那种惊世骇俗的洞见。

Brueghel-tower-of-babel

从这本书中,让我感受非常深的有几点。

第一,黑客精神。

我们是幸运的,身处一个信息技术大爆发的时代。有趣的是,给这个时代带来深远影响的软件几乎都是那 1%(甚至远远低于 1%)最优秀的黑客所写。黑客这个词总给人一种神秘感。归根结底,之所以神秘,那是因为太稀缺。任何技术,只要你懂,在外人看来或许很神秘,在内行看来也就那么回事。这就是所谓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吧。

提到黑客,一个不修边幅、邋里邋遢、愤世嫉俗、不合潮流、高傲自负、追求自由、质疑权威、聪明绝顶的形象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信息技术大爆发的时代,国外也好,国内也罢,都涌现一大批著名的黑客。比如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Dennis MacAlistair Ritchie、Kenneth Lane Thompson、Donald Ervin Knuth、Linus Benedict Torvalds、Eric Steven Raymond、Aaron Swartz 等,再比如 goodwell、CoolFire、yuange、Frankie、PP、冰血封情、StyxFox、sunx、刺总、cos 等。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这些著名黑客(黑帽子、白帽子、灰帽子)的存在,才让我们如今的生活变得如此美好。

作者 Paul 给出了黑客价值观的核心原则:分享、开放、民主、计算机的自由使用、进步,并且提出了黑客行为必须包含三个特点:好玩、高智商、探索精神。之所以这本书取名为「黑客与画家」,那是因为作者认为:编程是一种艺术创作,黑客就是艺术家,开发软件与画家作画、雕塑家雕刻、建筑师设计房屋并没有本质不同。我们从精致漂亮的建筑和艺术品中可以体会到艺术之美,从优秀软件的代码中可以体验到技术之美。美的感知都是相通的。

毋庸置疑,黑客这个群体,总体上是非常优秀的。他们的思维值得我们学习。虽然他们的部分言行然我们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又有何妨,改变世界的人不都这样吗?

第二,创造财富。

Paul 认为,财富和金钱并不相同。金钱只是用来交易财富的一种手段,财富才是有价值的东西。要致富,需要两点:可测量性和可放大性。我们身处一个创业浪潮,颇有文化大革命大炼钢铁的味道。墙内的创业和硅谷不同,盲目跟从的机率远大于硅谷。从无到有,从 0 到 1,业务的高速增长很可能会带来财富地快速增值。「从 0 到 1」、「创业维艰」这类书籍热销,还是可以反映出一些趋势。

合法的挣钱就是最有尊严的生活方式,有的人选择创业,有的人选择工作,勤耕苦作,苦中作乐。毕生工作可能不会带来财富的爆发增长,选择创业也可能不会。创业可能失败,但仍然阻止不了一大批冒险家前仆后继、乘风作浪、披荆斩棘。我们常常说「风险与收益并存」,创业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要么盆丰钵满,要么一无所获。

第三,编程语言。

作者 Paul 提到语言之争,静态类型语言拥护者认为可以防止 Bug,并且帮助编译器生成更快的代码。动态类型语言的拥护者认为更自由。这张问题值得讨论,但并没有固定答案。回到黑客,优秀的黑客大多是用动态类型语言的,这可能跟黑客喜欢自由很有关系吧。

编程语言在不断地进化,只不过这个进化比新技术的更迭会慢,就像我们人类的语言一样。那些内核最小、最干净的编程语言才会存在于进化的主干上。一种语言的内核设计得越小、越干净,它的生命力就越顽强。作者拿 Java、Perl、Python、Ruby 做了对比,排在越后面的语言越像 Lisp。另外补充一点,作者 Paul 极度推崇 Lisp,Viaweb(作者所创立的公司)大部分代码就是 Lisp 写的。

第四,好设计。

作者 Paul 认为,好设计具有如下特点:简单、永不过时、解决主要问题、启发性、有点趣味性、看似容易、对称、模仿大自然、再设计、能够复制、成批出现、大胆。虽然我们需要考虑个体的差异,但美和好设计大抵都是相通的。好的设计给人赏心悦目的感受,而糟糕的设计就是,用了一次再也不想用了。微信之所以如此成功,不仅在于产品的更迭速度,更在于对用户体验的深度挖掘。用微信用得爽吗?我觉得挺舒服的。好的设计是简洁的,交互更是如此。糟糕的设计冗长、繁琐。美也是如此,简洁为美。

讲完自己的感受之后,接下来聊聊「模仿游戏」。

历史的常态似乎就是,任何一个年代的人们,都会对一些荒谬的东西深信不疑。他们的信念还很坚定,只要有人稍微表示一点怀疑,就会惹来大麻烦。

模仿游戏(The Imitation Game)改编自安德鲁 · 霍奇斯所写的传记「Alan Turing: The Enigma」。上面摘抄的那句话,用在图灵身上再恰当不过。图灵对计算机科学的影响不言而喻。这是一个伟大的数学家、科学家,他所在的时代,别人对他的思想提出质疑。时至今日,我们依然深受他的影响。片尾,图灵因同性恋遭受化学阉割,狼狈不堪,不能自已。Joan Clarke 对 Allen 所说的话:「No one normal could have done that. Now, if you wish you could have been normal, I can promise you I do not. The world is an infinitely better place precisely because you weren’t. I think that sometimes it’s the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我想,是的。

做不了黑客,但至少要有一种黑客的精神;成不了画家,但终究需要一种画家的审美。

–EOF–

题图来自:The Tower of Babel, By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3.0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