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温国兵

看到标题,读者或许会感到亲切。是的,virushuo 前段时间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叫做 「墙、感染、信任和欺骗」。关于墙的思考和愤怒,积压太久,总算找到一个好时机说说自己的看法。相比这篇文章的内容,这个标题再适合不过。本文或许会有一些敏感词,我不打算放在除了博客以外的其他平台,这也是不备案的原因之一。我清楚的知道,写这种文章是有风险的。这篇文章反动吗?你可以这样认为,也可以那样以为。

想了许久,就从香港说起吧。上周五打算去一次深圳,随之想到的是去趟香港。不要问我为什么,什么事情我都不喜欢拖,这是我母亲从小教给我的。周五利用午休的时间跑了 6 家银行,顶着烈日,终于换到了港币。晚上跟朋友请教了一些去香港的注意事项,第二天清晨便背着行囊,兴高采烈地出发了。周六在深圳待了一天,见了朋友,周日清晨便奔向福田口岸,迫不及待,任何阻碍都抵挡不住心底燃烧的热情。到达福田口岸,人山人海,嘈杂无比,我是不喜欢这样的场景的。排队许久,终于顺利地过关,我坐上落马洲去旺角的地铁。到了旺角,出了地铁,崭新的世界映入眼帘,就好像只身来到世外桃源。欢喜之余,拿出手机,没有信号,于是想办法解决了。打开 Chrome、Google、Twitter、Facebook、Wikipedia……,一大堆网站和 App 秒开,熟悉的图标,熟悉的界面。接着我打开了 YouTube,搜了个 1080p 的视频,毫无卡顿。就在那个瞬间,我孤独地站在旁若无人新鲜无比的街道,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自由。

沿着街道,一路向南,走向尖沙咀。来到维多利亚港,我被此情此景迷住了,宽阔碧绿的海水,高耸入云的建筑,明媚无比的天空,温柔婉转的海风。我沿着海边,一边漫步,顶着烈日,一边东瞧西看,懒散地享受着美景,内心充斥着好奇,像个孩子一般。我走累了便歇息,歇好了继续走。就这样,一直走着,不知疲倦。

Victoria Harbour in Hong Kong

在香港,你可以看到路边有外国朋友发放伊斯兰教、基督教的传单,可以看到满大街的女性优雅地抽着烟,可以看到有爱国人士在宣传保钓运动。在香港,你看不到脏乱无比的小巷,看不到人行道上蜂拥而至的人群,听不到肆意的喧哗。在香港的书店,你感受到的是安静和从容,每个人是真正地喜欢阅读,把阅读当作一件神圣无比的事情,都沉浸在古今中外的思想海洋。在香港的街头,你可以看到卖冰淇淋的老爷爷,沧桑岁月爬满了他的面颊和白发。这位老爷爷忙个不停,他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眼里闪烁着专注,好似忘我。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安详。在香港问路,只要你够礼貌,香港人定会放下手里的事情,耐心地为你解答。在香港的餐厅,你可以吃到放心的食物,并且听不到大声的喧哗。每个人都在小声地讲话,都在保护着公众场合的宁静。在香港坐地铁,明显可以感受到东铁线和其他线路很不一样,大陆和香港的区别,从这里就可以略知一二了。如您所闻,这些发生在大陆,你会觉得很不可思议。连一个他们看似平常的字眼,我们都当作关键字屏蔽,我已对未来不抱太多希望。

当然,一天的时间太少,我的所见所闻还太片面,还有不少我不知道的东西。但至少,言论自由这一条,就足以令人神往。归根结底,还是体制和人文素养的原因。

我从上大学开始用 Google,也走过好几个年头了。IT 从业者从 Google 得到的东西,再和其他的搜索引擎相比,不言而喻,我相信读者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每次用 Google,我都能深切地体会到什么是科技之美。现在我已经弃用某度,一家只懂得赚钱而置用户而不理的公司是没有前途的。可悲的是,身在巨大局域网的大部分天朝民众,还在用某度,得到那些坑蒙拐骗的垃圾信息。当然,这也是不得已。互联网的本质是什么,简言之就是服务用户。用户就是大爷,服务好了,用户掏腰包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本末倒置,物极必反。某度再这样下去,未来是怎么样,难以想象。随时随地可以使用世界上最优质的互联网服务,这是一种莫大的幸福。Google 是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你是 IT 从业者,会用 Google 是基本的素质。如果你不是做 IT 的,而且想知道怎么做,请给我发邮件。至于邮件方式,我相信你可以找到。放心,我不会在公开场合讨论科学上网的方法。这就是自由的代价吧。

感谢伟大的 GFW,它让我们觉得,我们活在一个美妙无比无可挑剔的世界。大家都深有感触,最近墙越来越高,翻墙的成本也越来越大。没有计算机基础,或者没有额外的预算,已经很难搞定了。倘若安心活在墙外,而对墙外的世界毫无兴趣,只能说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这就好像一只井底之蛙,永远不知道自由的世界有多精彩。我们访问国外的网站,一大堆等待响应和无法显示的页面,Shadowsocks、Goagent 和我们已知的大部分代理相继阵亡,不觉得这是很可悲的吗?伟大的互联网,在天朝确是这般鸟样。我们想看看墙外的世界,了解事情的真相,还要东躲西藏。这是阻碍信息共享、时代进步的一堵墙。更令人觉得可笑的是,1987 年,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由中国兵器工业计算机应用研究所发往德国,标志中国成功接入互联网。邮件内容是:“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穿越“巨墙”(长城),我们无处不及。荒诞滑稽,幽默可悲。

Google and GFW

最近很火热的 XcodeGhost 事件,有太多的文章提及。至于为什么会发生,可以列举很多,高墙、开发者者素质,再比如 Fenng 提到的苹果公司需要对此负主要责任。站在我的角度,高墙是主因。假设我们这个国度也是自由的,就像那封邮件提到的那样,我们可以无所不及,还会有如此多的开发者通过某度网盘下载 Xcode 吗?如果我们无所不及,有优秀的 Apple Developer、Dropbox、Google Drive 可以用,我们还会用垃圾的国内网盘吗?有朋友实际测试,即使有高墙,官方下载 Xcode 的速度也不错。但我们要考虑的是,并不是每个角落的网络情况都有那么好。你能轻松地自由上网,对于别人来说,很可能就是莫大的奢望。

这两天中美互联网论坛霸占了朋友圈,一张中美顶尖科技 CEO 以及和某大大的合影更是令人“赞叹不已”。然而我想说的是,这对普通民众而言,有什么意义呢?别人生来就有的东西,我们却要用毕生来追求。另外,Google 不在场,自有他的理由。

提到思想自由,不得不提及 virushuo 和 arthur369 夫妇。对于他们,除了羡慕,更多的是敬畏。前段时间 StuQ 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叫做 「一个牛逼程序员和嫁给他的文艺女神」。文章这样写道:「世人眼里的主流价值观与他们无关,就像西乔自己说的:我并不关心主流,我只想把握住自己的生活。三观契合,志趣相投,又恰好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他们可以游弋于世俗之外,实现真正的思想自由。」毕生追求思想自由并且为之奋斗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历史从来就是这样,自由定会带来经济、艺术、文化等的蓬勃发展。从 14 世纪始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到 19 世纪中期发生在日本的明治维新;从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到中华民国的百花齐放,无出其右地应证了这个道理。

有多少压迫,就有多少反抗。加缪曾说:「人的一致性建立在反叛行动之上,而这种反叛行动只有在这种合谋中才能证明自身是正确的。」反观历史,甘于奴化或者被迫奴化的人占大多数,但总有少部分人勇于反抗,为了自由而倾尽所有,牺牲生命也在所不辞。

美国大法官勒尼德·汉德说:「自由的精神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作为一个不断精进的人,思想自由是最起码的要求。保持好奇心和求知欲,对所谓的正确不那么坚信,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这应该是通往真正的自由的唯一道路。李银河公开坦承他是一个无神论者,并认为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是世界上所有清醒的人的不二之选,深以为然。

There is no justice in following unjust laws. It’s time to come into the light and, in the grand tradition of civil disobedience, declare our opposition to this private theft of public culture.

上面一段话,摘自「Guerilla Open Access Manifesto」,作者是 Aaron Swartz。亚伦·斯沃茨,我们都尊称他为互联网之子。他是计算机天才,著名社交网站 Reddit 联合创始人,web.py 的设计者,RSS 和 CC 规范的主要构建者,一个自由主义者,一个勇于反抗的战士。英年早逝,留给世界的是,数不清的知识财富和一个高大的背影。

梭罗早在 1849 年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Civil Disobedience」。他在开篇就提到,“最好的政府治理得最少”。对比道家的无为而治,可以体会到异曲同工之妙。我对不明白的不敢妄自评论,关于这一点,点到为止。

归根结底,还是信任问题。有多少欺骗,就会对信任造成多少伤害。高墙的存在,说明 ZF 不信任民众。整个社会的良性循环,都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身在天朝,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已经变成美好而又稀缺的东西了。基本的衣食住行,我们都做不到放心。我们已经被利益驱使,违背良心,唾弃道德。专注做事,而又满怀基本良知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至于未来会好吗?说不清。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这是许巍的「蓝莲花」,这是 Allen 最喜欢的一首歌。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会是他的最爱了。做一个明白人,甘为「思想自由」而奋斗终生。

推荐阅读

–EOF–

图一:By Robin Wen, Shooting in Victoria Harbour, Hong Kong.

图二:From blogspot.com, By Peter Aziz.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3.0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