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温国兵

石进的音乐对我们而言,还是很小众,相信这个名字对于读者来说很陌生。写这篇文章之前,介绍下「石进」。

以下摘自百度百科:

石进,广西柳州人,国内作曲家。凭着自己业余爱好创作《夜的钢琴曲》系列被冯小刚经典电影《非诚勿扰2》川川朗诵诗歌《见与不见》的选为该段配乐,之后成为广播电视媒体经典的背景音乐,2011年5月代表作品《夜的钢琴曲五》被提名华语金曲奖,提名年度最佳独奏专辑。

早在今年9月份,就得知石进将在广州开个人作品音乐会,心涌澎湃,内心难以掩饰激动之情,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随即在广东票务网买票,虽然当时不是很宽裕。

下午下班早早地收拾好东西,忍着饥饿,冲向梦的天堂。又到周五,广州拥堵照旧。沿途的夜景很美丽,穿梭在这陌生的城市,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一切,恍若隔世。几经辗转,漫长等待,终于抵达目的地。

2014年11月28日,广州,星海音乐厅。夜色微醺,晓月当空。

走进音乐厅,一台硕大的钢琴映入眼帘。环顾四周,早已有听众静坐等候。这是一个偌大的音乐厅,但稍显斑驳,透露出历史的痕迹。舞台在音乐厅的中央,四周环绕着一排又一排的座位。伦敦交响乐团、费城交响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慕尼黑爱乐乐团、BBC交响乐团、鲍罗丁弦乐四重奏、林肯中心爵士乐团、艾森巴赫、阿什肯纳齐、帕尔曼、穆特、马泽尔、麦斯基、克莱莫、马友友、余隆、谭盾、郎朗、李云迪等等,他们曾经在我前方的舞台上演绎着美妙的乐章。

Piano concert of shijin in GuangZhou

8点,一座城,一个人,一台琴。

指针指向8点,一阵轰鸣的掌声随即响起。石进来了,这就是他,如此真实。他个不高,皮肤略黑,一身笔挺的西装。他首先向四方鞠躬,随即坐下,纤细的手指在黑白按键上滑过,优美的音符便在空气中流淌。我静心屏气,微向前倾,用心聆听着这每秒的乐章。呵!有时不得不感慨世间的神奇,为什么人类可以创造出如此美的音符。两手曲子作罢,轰鸣的掌声再次响起。石进起身,举止优雅,再次鞠躬,然后介绍自己,感谢云云。从他的谈吐中依稀可以感受到他是一个安静话不多的人。

时间就在琴声、掌声中慢慢飞逝。整场音乐会,人们激情高涨,我相信,前来听音乐会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都是很会品味音乐的人。整个音乐会,石进尝试了很多演绎方式,比如钢琴独奏、钢琴演奏小提琴协奏、钢琴演奏大提琴协奏、钢琴演奏长笛协奏、钢琴演奏女生独白、钢琴演奏女生独唱、钢琴演奏小提琴大提琴协奏、钢琴演奏小提琴大提琴长笛协奏。很多地方值得圈点,比如多种乐器的协调、夜五的全新演绎、新曲首映等等。以前我听别人说音乐盛宴,总是不明白,现在才深有感触,原来现场带来的听觉享受如此地强烈。还有,不同乐器之间的协作产生的音符实在是太美妙了。诚然,有些曲子让我听得头皮发麻,有些曲子让我泪花直涌。哎,大男人这样不好,不过情到深处依然忍不住,就像我忍不住听完发朋友圈一样(曾经发誓不更新一切SNS)。

在不断的掌声中,石进返场。数次之后,鞠躬落幕,曲终人散。世间再美好的事物也有他的终点。

走出音乐厅,还在静静地回味着一切。一切显得如此不真实。回头仰望音乐厅,还是照旧。旁边的珠江流淌着,迎面吹来一阵又一阵惬意的风,眺望远方的广州塔,环顾四周的夜景,如此美丽,美得让人窒息。这次音乐会收获不止这些,还认识了一位同样喜爱音乐与钢琴的女生。她说每个月来音乐厅3~4次,音乐剧、话剧、钢琴作品音乐会等等,她都会去。我问她什么时候听石进的,她说很偶然的一次机会,在一个咖啡厅听到石进的钢琴曲,于是喜欢上他的钢琴曲了。我问她最喜欢石进的哪首曲子,她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这明显就不是一首嘛,汗!女生有时就是这样可爱。我问她为什么喜欢音乐,她说喜欢音乐的人有一颗通灵的心,可以听到和看到常人看不到的,用心感悟现实世界的美好。是的,就像小王子所言:「只有用心灵才能看清楚事物的本质,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

每首曲子的背后都有故事,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故事,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从中找到共鸣的原因。石进的曲子比较简单,没有多少复杂的元素,肯定跟肖邦贝多芬柴可夫斯基没法比。但大道至简,简单中透露真诚,流露自然,夹杂感动,传递美好。春雾、暗恋、第101次约会、爱如烟花一瞬间、回忆的温度、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你、忆、街道的寂寞、人节的礼物、隐形的思念、忘了我爱你、一个人的时光、雨葵、1981、花的微笑、回眸、夜的钢琴曲五、被时光移动的城市、惜别、白羊座的忧伤、第七封情书、陪着我的她,当然,现场不止这些。石进喜欢Jay,正是看了Jay的音乐会才激发了他的潜能。他的谈吐还蛮有Jay的调调。我们只看得到别人在台上挥洒自如,听得到别人指尖传递的美妙音符,却看不到别人在背后的付出。他是一名网络工程师,俗称IT男,不是音乐科班,没有音乐功底,却通过自学达到这样的高度,这本身就是难以置信的。一位名气相对不大的音乐人登上北上广深的舞台,这本身就比登天还难。难以想象,多少个夜晚他在静静地写曲子,多少个日夜他在辛勤地练琴。这是这样的付出和煎熬,再加上本身的音乐天赋,让他成为今天的石进。也许,世间没有偶然。

一提到钢琴,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可惜,小时候家境原因,没有圆梦,如果可以……我平时听的歌大多都是钢琴曲、小提琴曲和大提琴曲,班得瑞、林海、David Garrett、Maksim Mrvica、石进、喜多郎、谭盾、川井宪次、Hans Zimmer、James Horner、梁邦彦、Itzhak Perlman、The Piano Guys、矶村由纪子、久石让……感谢这些大师带给我的美好!

ShiJIn

就像石进所言,他所处的年代可以看到乔丹驰骋球场,可以享受Jay的音乐。而我所处的年代,不仅可以享受Jay的音乐,还可以听到石进的个人作品音乐会。我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实乃万幸。导演许鞍华在电影《黄金时代》里借萧红之口说道:「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选择怎么爱怎么活,这就是我的黄金时代」。也许在我的黄金时代里,我也可以选择怎么活。

唯有音乐与时光不可辜负!感谢石进!

–EOF–

原文地址:微信公众号文章

题图来自:第一张来自Google Images,第二张原创,摄影于音乐会现场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3.0许可证)